跨越两个王朝的传奇:“神偷”哈夫利切克的奔跑人生

2019年6月10日 分类:category 作者:admin 标签:, ,

体坛周报全媒体原创

今天,凯尔特人名宿约翰·哈夫利切克在佛罗里达州的朱庇特去世,享年79岁。他是跨越两个波士顿王朝的传奇人物,NBA史上最伟大的“关键先生”

凯尔特人官宣了这一噩耗,但没有给出具体死因,可能是死于帕金森症。

哈夫利切克在16个赛季的名人堂职业生涯中,表现出了谦逊和韧性。他的昵称叫“Hondo”——一个发小念他的名字很拗口,又觉得他坚强、沉默的举止容易令人想起由约翰·韦恩在1953年主演的一部同名电影《Hondo》。

有一场比赛奠定了哈夫利切克的伟大地位,凯尔特人老球迷都不会忘记。

1965年4月15日,东决G7,凯尔特人队以110比109领先。比赛还剩五秒时,中锋比尔·拉塞尔不慎把球打到从天花板垂下的绳子上。76人拥有球权,有机会赢下整个系列赛。

哈夫利切克在罚球线附近负责防守对方的明星前锋切特·沃克。当时,76人后卫哈尔·格里尔准备发边线球,哈夫利切克在心中默默地读秒,在读到四时,他预判到格里尔会把球传给沃克,于是闪电般将球捅到队友萨姆·琼斯手中。后者控球耗尽时间,凯尔特人获胜。波士顿花园球场一片欢腾,哈夫利切克被球迷们团团围住,并和拉塞尔紧紧拥抱在一起。

凯尔特人老播音员约翰尼·莫斯特不会忘记这一伟大瞬间,他大声呼喊:“哈夫利切克断球啦!”

“我只是做了该做的事情,从来没有意识到那次抢断会被人们铭记这么久。”50年后,哈夫利切克回忆道。

哈夫利切克的队友包括凯尔特人两代伟大中锋拉塞尔和戴夫·考恩斯,八夺NBA总冠军,而且从未在总决赛中输过。他在俄亥俄州大的表现也极其出色,帮助七叶树队夺得1960年NCAA冠军,之后的两个赛季也打进决赛。这支球队曾赢下84场中的78场,和哈夫利切克并肩作战的还有另一位未来篮球名人堂成员:约翰·卢卡斯。

在凯尔特人,哈夫利切克开创性地成为锋卫摇摆人,并大大提升了第六人的价值。

四次一阵,七次二阵,五次防守一阵——作为凯尔特人王朝的基石,拉塞尔称哈夫利切克是“我所见过的最全面的球员”。

哈夫利切克职业生涯场均得到20.8分,效力凯尔特人时的出场数(1270),超过了拉塞尔(963);总得分(26395)比后来的绿军巨星拉里·伯德要多(21791),总助攻数(6114)在凯尔特人队史上也仅次于鲍勃·库西(6955)。

但是,当哈夫利切克在1962年NBA选秀会上以首轮第七顺位被凯尔特人选中时,更多是被定义为一个顽强的防守球员,能力一度被包括库西在内的一些队友所质疑。

“他并不经常外线投篮或者运球,”时任凯尔特人主教练汤姆·海因索恩说,他曾和哈夫利切克合作过几个赛季。“但他就像是橄榄球场上的外接手,能迅速跑到前场,接住库西的长传球完成上篮。”

在加盟凯尔特人之前,哈夫利切克几乎成为了克利夫兰布朗队的一名外接手,并在1962年NFL选秀会第七轮被选中。

由于奥尔巴赫的报价不能令人满意,布朗队主教练保罗·布朗向身高1米96的哈夫利切克伸出了橄榄枝。“约翰是一名非常优秀的运动员,能胜任任何一项运动,尤其是他非常能跑。”卢卡斯后来回忆说。

俄亥俄州大篮球队主教练弗雷德·泰勒喜欢让队员们跑越野。“约翰能轻松甩掉我们,他总是跑第一。”卢卡斯说。

在打了两场季前赛之后,哈夫利切克在最后时刻被布朗队裁掉,不久他就加入凯尔特人训练营,并很快就让新队友们见识到自己的厉害。

第一场队内训练赛,和哈夫利切克对位的是前锋吉姆·洛斯科托夫,以球风硬朗著称。过了一会儿,洛斯科托夫就被累得气喘吁吁。“嘿,你疯了吧?没人像你那么跑,慢点儿。”

哈夫利切克回答说:“你盯我那么紧,我只能拼命跑了。”

1940年4月8日,约翰·约瑟夫·哈夫利切克出生于俄亥俄州马丁斯费里,是家中的次子。父亲弗兰克12岁时从捷克斯洛伐克移民到美国,母亲曼蒂是出生于美国的克罗地亚后裔。父母在西弗吉尼亚州的兰辛镇经营着一家百货商店,从不让哈夫利切克骑自行车,所以他只能不停地奔跑。

“也许正是那段经历,培养了我的毅力。”他在1977年与鲍勃·瑞安合写的自传《Hondo:Celtic Man in Motion》中这样写道。在1988年接受《体育画报》采访时,哈夫利切克声称自己的肺部异常发达,医生经常要拍两次胸部X光片,这和奔跑有莫大关系。

哈夫利切克和朋友见面时,喜欢抄近路,穿过一片尽是上坡的丛林。但在回来的路上,他经常会因为躲避树木而摔倒。“这对我帮助很大。如果对手的动作缓慢拖沓,我会有一种非常准确的直觉。”他说。

大学时代,哈夫利切克学习非常刻苦,记忆力惊人。有时,他会对队友们差劲儿的学业成绩感到担心,害怕“会毁掉球队”,这时常让卢卡斯感到困惑。

作为一名职业球员,哈夫利切克非常在意降低身体脂肪,这导致他在参加训练营时经常体型过瘦,必须得把体重吃回来。“这不是什么难事,他太自律了。”海因索恩说。

哈夫利切克是一个循规蹈矩的人,经常在穿上球衣之前,把袜子整齐地叠好。

在一次采访中,《波士顿环球报》记者瑞安称他为“耐力惊人,无球奔跑不知疲倦,史上最伟大的第六人”。他还补充说,与奥斯卡·罗伯特森和杰里·韦斯特等同龄人相比,哈夫利切克经常被低估。

但海因索恩并不这么看。在新秀赛季之后,哈夫利切克从未被低估过。更重要的是,他因为打球太拼命,有时会受伤,就像1973年东决G7那样,对手是尼克斯。亿酷棋牌世界>

在系列赛初段,哈夫利切克在做挡拆时被尼克斯大前锋戴夫·德布斯切尔撞伤了右肩。在缺席了一场比赛后,他坚持打了最后三场,但使用的是并不擅长的左手。

G7,哈夫利切克被伤病所困,只投中一球,拿到4分,凯尔特人也首次在季后赛主场输掉G7。第二个赛季,凯尔特人通过七场大战击败由贾巴尔领军的雄鹿夺彩票qq群求帮拉人冠。虽然在凯尔特人阵中不乏考恩斯、保罗·西拉斯和乔·乔·怀特等球星,但哈夫利切克还是荣膺总决赛MVP。

在退役后的几年里,他一直保持低调,与妻子贝丝在新英格兰和佛罗里达两地生活。两人在俄亥俄州大相识,并在1967年成婚。

哈夫利切克的儿子克里斯曾在弗吉尼亚大学打篮球,女儿吉尔在高中时是校队篮球和曲棍球的双栖球星,后来嫁给了前MLB球星布莱恩·布坎南。

文/王明琛

继续阅读